<rt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c6a4e"><small id="c6a4e"></small></rt>
分享到:

不同尋常的B型血 揪出21年前的真兇

不同尋常的B型血 揪出21年前的真兇

2020年06月15日 15:02 來源:山西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死者后背不同尋常的血跡,成為解開21年前命案的關鍵。6月14日,山西省公安廳向社會發布信息,伴隨我省刑偵技術手段的不斷進步,山西警方在對21年前命案受害人背部提取血樣檢驗時,比中了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、社旗縣等5個家系。在此之后,經血樣采集,警方成功抓獲在逃多年的命案逃犯閆某超、趙某舟。

  深夜鬧市商場守夜人被殺

  1999年7月7日深夜,位于陽泉市區的新城商場內發生一起命案,當晚在大廳守夜的牛某芝被人用刀具殺害。案發后,警方立即成立專案組開展工作。經現場勘查,偵查員初步判斷為搶劫殺人。

  “1999·7·7”守夜人被殺案發生后,民警在現場發現受害人身上有數處利器造成的傷口,刀刀兇殘,商場的地面、墻壁、柜子處均有大量血跡。現場有明顯翻動的痕跡,死者身上的現金不見了,商場內丟失4條褲子和兩雙鞋子。現場除了大量血跡之外,還有凌亂的腳印和指紋。案發后,民警兵分兩路開展偵查。一路由刑偵技術專家在案發現場展開細致勘查,對現場痕跡物證進行保全提取,進一步開展技術分析工作;一路民警圍繞受害人的社會關系和周邊群眾開展走訪摸排,展開了大量的外圍調查取證工作,同時組織人員設卡盤查可疑人員,然而收獲甚微。

  在對受害人的社會關系排查時,民警發現牛某芝生前與人交好,無經濟糾紛,也不曾與人結怨,排除仇殺的可能。從現場被翻動的痕跡來看,應當是一起搶劫殺人案。

  “當時,案發現場范圍大,血跡分布廣,可利用的痕跡少。現場勘查后,我們提取了幾十處血跡,并與受害人尸體血樣進行檢驗比對,以確定每一處血跡是誰所留。”辦案民警介紹,經過反復比對研究,警方確定,這是一起二人以上入室搶劫殺人案件,其中一名嫌疑人在作案過程中受傷。

  案發現場不尋常的“B型血”

  為何判斷有一名嫌疑人在作案過程中受傷?警方的給出理由是,在死者后背處發現了一處不同尋常的血跡,鑒于位置及形狀的特征,明顯不是受害人留下的。因此,警方大膽判斷這處血跡很可能是案犯在作案時受傷出了血留下的。

  當年參與偵辦工作的民警介紹,為將兇犯繩之以法,警方當時提取了該血跡與死者血樣進行比對。但鑒于那個年代刑偵技術,當時血跡比對的科技程度僅限于血型。在得出此血跡與受害人血跡同為B型的結論后,警方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條線索便就此斷了。

  除了這處異常的血跡,警方在對案發地現場的指紋進行提取時,還在一個柜子上發現了一枚血指紋。經確定,此枚指紋不屬于死者,也不屬于商場的工作人員,極有可能是案犯在作案后手部沾血,在翻動柜子時不小心留下的。圍繞這枚血指紋,警方也開展了大量的比對工作,但最終結果卻是一無所獲。盡管警方后來始終沒有放棄對此案的偵辦工作,但由于案件缺乏突破性進展的線索,“1999· 7·7”守夜人被殺案漸漸成了久偵未破的積案。

  此案的轉機,在今年的5月。2020年全省命案積案攻堅行動開展以來,陽泉警方對“1999·7· 7”守夜人被殺案開展集中攻堅,要求“不放過現場提取的每一個物證,重新梳理,細致篩查,一定拿下此案。”

  作為此案的重要物證,不尋常的“B型血”,被再次送檢。憑借現如今的刑偵技術手段,警方根據血液樣本成功比中了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、社旗縣,山西省臨汾市鄉寧縣的5個家系。這一重大發現,大大縮小了民警的篩查范圍。此后,警方立即行動,趕赴河南省南陽市全面展開排查工作。最終,在進行了4個家系、20余人的血樣采集工作后,一名籍貫為河南省南陽市社旗縣李店鄉人的40歲男子閆某超血樣DNA與案發現場血樣一致。

  21年后兩名兇犯雙雙落網

  “我知道自己是罪有應得,但我沒想到這事都過去21年了,山西警方還有辦法能找到我。”被抓后,閆某超對在1999年7月7日殺害守夜人牛某芝的事實供認不諱,同時還供述出作案時的同伙趙某舟。這21年來,閆某超已在當地娶妻生子,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。他經營著一家個體商店,家中有5個孩子,最大的女兒18歲,最小的兒子只有2歲。

  得知趙某舟的線索后,警方很快便發現其在湖北省武漢市有行動軌跡。在此之后,陽泉警方再次行動,立即前往武漢實施抓捕。6月2日15時許,另一名潛逃21年的兇犯趙某舟落網,經過比對,現場提取的血指印系趙某舟所有。至此,這起21年的兇案終于告破。

  落入法網后,二人供述了21年前命案發生始末。事發當年,閆某超、趙某舟與另外兩名同鄉在盂縣一處煤礦打工。因為工作辛苦又掙不下多少錢,幾個人便萌生了偷盜煤礦炸藥的念頭。不料,行動當晚便被人發現,四個人從煤礦逃出。閆某超、趙某舟一路翻山越嶺,從盂縣逃至市區。原計劃是想逃回老家,可身上沒什么錢,于是二人動了偷盜搶劫的念頭。作案前,兩人花了3塊錢買了兩把水果刀,在深夜時分出來尋找作案對象。當行至興隆街時,發現新城商店的卷閘門沒有關緊,于是便悄悄潛入。看到守夜人牛某芝正在店中睡覺,他們起初想用繩子捆住受害人,但牛某芝激烈反抗,二人便用水果刀將牛某芝刺死。

  目前,兩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
  記者手記

  用DNA技術偵辦案件,已不是什么新鮮事。但此項技術,之前通常都是用在抓到兇手之后,用來佐證和作案證據上的生物學信息是同一個人。如果要以此來找到兇手是誰,無疑是大海撈針。但近年來,隨著YSTR檢驗技術在刑偵工作的應用,一批批命案積案的偵辦工作,得到了突破性進展。

  我們知道,男生和女生的DNA,大部分都是相同的,唯一不同的就是決定性別的第23對染色體,女生為XX,男生為XY,這個Y染色體只能由父系提供。因此,在同一個宗族內的男性,如果不出現意外或者突變等情況,Y染色體是非常相近的。而根據統計,世界各國罪犯性別比例,男性罪犯普遍在九成左右,占絕大多數。因此,這個方法對于偵破案件簡直就是“天作之合”。甘肅“白銀案”高承勇的最終落網,也正是得益于這項技術功勞。

  多年懸案告破,人們歡欣鼓舞。但比技術進步更關鍵的,卻是一代代人民警察的不放棄,及鍥而不舍的辦案信念。回憶起多年前,曾在山西某基層刑警隊采訪時,看到會議室掛著的一塊牌匾,大大的白紙上用黑毛筆赫然寫著:“積案,是寫在刑警臉上的恥辱。”

  作為積案,不論全國矚目的“白銀案”,還是山西警方偵辦的“1999·7·7”守夜人被殺案,他們都有著偵辦周期漫長、物證線索稀少、破案希望渺茫的特征,這些案子日積月累,往往轉手了幾代辦案民警。但無論怎樣艱難,這些案件的經辦民警,都會小心翼翼地保留著包括DNA痕跡在內的各種證據、線索,每當有新的偵辦技術或是有新的辦案思路出現時,他們總要一遍一遍地嘗試解開這些看似已經“無解”的積案。因為他們始終相信,總有那么一天,伴隨刑偵科技的發展,那些自以為逃脫了制裁的真兇,最終會受到法律的嚴懲。

  據介紹,今年截至目前,僅半年時間,山西公安機關已經成功偵破命案積案127起。平均不到兩天,便有一起命案積案的真兇落入法網。這其中,不乏在逃30年、20年之久的兇徒。每每參與這些案件的報道工作,表面看似總有一些“戲劇”或“巧合”的成分,但細細琢磨每起案件背后卻是一代代人民警察踏實工作、恪盡職守、永不放棄的必然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或許有些案件受制于當時警方破案技術及條件客觀的限制,正義的審判或許會遲到,但“技術+信念”會最終迎來正義的到來。

  山西晚報記者 辛戈

【編輯:陳海峰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欧美做暖暖视频全集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乐陵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