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c6a4e"><small id="c6a4e"></small></rt>
分享到:

堅守在“月球表面”的青海油田守井人

堅守在“月球表面”的青海油田守井人

2020年06月12日 13:23 來源: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視頻:“月球表面”的油田守井人:兩三個月回家一次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中新網西寧6月12日電 題:堅守在“月球表面”的青海油田守井人

  作者 孫睿

  從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青海油田分公司(以下稱“青海油田”)花土溝采油作業區出發,往西北方向駛去,驅車100余公里后進入到青海油田南翼山采油作業區,沒有柏油路,崎嶇顛簸的山間“搓板路”整整走了2個多小時。

圖為熊海明正在巡井。 孫睿 攝
圖為熊海明正在巡井。 孫睿 攝

  繼續行駛30公里后,來到了青海油田自然條件最為艱苦的大風山風西區塊風平1井,采油工人熊海明居住的板房就在這口井的5公里外。

  今年48歲的熊海明是青海油田采油四廠的一名采油工,負責風平1井和風3H-1井的日常維護和原油生產工作,他所在的大風山地區,是青海油田自然條件最艱苦、環境最惡劣、風沙天氣多,開發及管理難度最大的油區之一……

圖為熊海明自己拉動發電機發電。 孫睿 攝
圖為熊海明自己拉動發電機發電。 孫睿 攝

  “南昆侖、北祁連,山下瀚海八百里,八百里瀚海無人煙。”這里遍地芒硝,大風肆虐,沒有生命的氣息,因此也被戲稱為“月球表面”,而熊海明則是生活在“月球表面”的人,一年中有6個月待在這里,水要自己去百里外的南翼山生活基地拉,電要自己發,飯要自己做,沒有通訊信號,生活特別枯燥。兩座生活野營板房、兩口油井、一輛車、一臺電視,這是他全部的“家當”。

  “野外這個東西,對我們來說習慣就好。你要是不習慣,老想著信號沒有,想著南翼山條件好,那就待不了多長時間。像我上來已經習慣了,生活和工作只要一捋順,基本沒啥大問題。”熊海明說。

  沒有水電、沒有網絡信號,是守井人熊海明每天要面對的基本生活環境。除了用三臺發電機來保障每天的基礎供電,接通座機信號匯報生產外,遇到了機械故障,修理發電機、更換油井出油嘴也要自行解決。雖然每天的生活都安排地豐富充實,但也有很棘手的故障使他手忙腳亂。

圖為熊海明開著車去下一口井巡查。 孫睿 攝
圖為熊海明開著車去下一口井巡查。 孫睿 攝

  “記得有一次晚上巡井回來都1點了,每天晚上回來都要去發電機跟前轉一圈,結果就看見防凍液噴著呢,一看溫度已經到100攝氏度了,就抓緊時間風扇、皮帶換掉,那天整完都快3點了。”熊海明回憶說。

  “在巡井時也會發現故障,井上動不動油嘴就噴了。因為我們井上用的是三號位的油嘴,出液量太大,井底下壓力太高,油嘴本來是3毫米,一噴就變成3.5毫米了,就得自己換。”熊海明說,換油嘴也挺麻煩的,要把幾個閘門弄開,閘門也比較大,閥門比較死,換一次油嘴一個人在井上要四十分鐘才能換完,有兩個人十分鐘就換完了。

  工作中的熊海明每天都兢兢業業,但心里卻時常牽掛著妻子和兩個孩子。

  “在野外駐地守井,兩三個月才能回一次家。離家兩個月,小兒子都不認得我了。每次去生活基地打水時才能和妻子、孩子視頻,在這就只能想想。”熊海明的眼眶濕潤了,回到家,就盡力多陪伴他們。

  除了熊海明,青海油田還有很多這樣獨自駐守油井的石油人,他們主動請纓扎根在與外界隔絕的戈壁灘上,守護采油生產線上艱苦但重要的油井和站點。平日里做好本職工作以外,有人喜歡鍛煉身體,有人養草種花。他們就像高原石油區的藏羚羊,給茫茫山野帶來了生機和希望。(完)

【編輯:李駿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欧美做暖暖视频全集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乐陵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