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c6a4e"><small id="c6a4e"></small></rt>
分享到:

自古忠孝難兩全,古人如何作兩難選擇?

自古忠孝難兩全,古人如何作兩難選擇?

2020年06月09日 11:07 來源:解放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古人是如何作兩難選擇的

  ■趙建成

  魏太子曹丕為五官中郎將,邴原任五官長史。一次,太子燕會,賓客有一百多人。曹丕提出一個議題讓大家討論:“君父各有篤疾,有藥一丸,可救一人,當救君邪,父邪?”大家眾說紛紜,或救父,或救君,意見并不一致。

  這個故事很容易讓人想起前些年人們津津樂道的一個話題,即女朋友和母親同時落水,作為男朋友與兒子的你該先救誰?

  人生的過程其實就是不斷選擇的過程。選擇往往涉及幾種標準的優先性評價問題,如法律與人情的沖突、忠與孝的矛盾等。很多時候,由于某種選擇的優先性過于明顯,我們感覺不到選擇之難;但當兩種或多種選擇標準的優先性處于均勢時,我們就會面臨選擇困境。倘若這種選擇屬于道德層面,那么選擇者更會陷入道德困境。

  在中國古代,忠孝問題是一個核心問題,又是一對矛盾。隨著皇權制度的瓦解和現代法律體系的完善,類似困境就不復存在了。而“救母親還是救女友”的則不是什么千古難題,因為二者的關系在中國傳統社會并不能構成一對平等的矛盾關系,孝的觀念往往會主導人們的選擇。

  《論語》記載,葉公對孔子說:“吾黨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證之。”孔子回答:“吾黨之直者異于是:父為子隱,子為父隱,直在其中矣。”父親偷了羊,兒子應該怎么辦?如果告發,是不孝;如果幫他隱瞞,是不法。孔子的主張是“父為子隱,子為父隱”,這是基于孝與慈的儒家倫理學觀念而作出的選擇。葉公與孔子觀點的差異,反映了儒家與法家觀念的沖突。

  應當看到,當人們面臨道德選擇的兩難困境時,具體情況可能非常復雜,往往會超越兩難選擇的本身。文章一開始的曹丕提問,邴原也在座,卻沒有參與討論。曹丕特意征詢他的意見,邴原生氣地回答說“要救父親”。

  曹丕的用意很簡單,就是希望大家達成一個救君的共識。然而,賓客眾說紛紜,并未讓他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。邴原名重當時,從其學者甚眾,于是曹丕求助邴原。如果邴原支持自己,那么共識便很容易達成。不料,邴原乃“云中白鶴,非燕雀之網所能羅也”,不僅沒有配合曹丕,反而唱了反調。邴原的回答,更多地表明了一種立場與態度,而不僅僅在于問題本身的答案。

  事實上,此類問題可以說沒有一個標準答案,因為無論怎樣選擇都存在問題。《世說新語》講述了一個“鄧攸避永嘉之亂”的故事。

  由于路遠,鄧攸以牛馬載妻子、孩子逃難,結果盜賊搶走了他們的牛馬。鄧攸對妻子說:我弟弟去世得早,只留下一個兒子。現在我們步行逃跑,同時帶著兩個孩子,大家都會死,不如拋棄我們的兒子,帶上弟弟的孩子,反正我們以后還會有兒子。妻子同意后,鄧攸便把兒子丟棄在草中,再渡江南下。后來,鄧攸再也沒有生出兒子。

  鄧攸的故事,前人多有議論。謝安說:“天地無知,使伯道無兒。”《晉書》曰:“卒以絕嗣,宜哉!勿謂天道無知,此乃有知矣。”謝安很看重鄧攸,所以說“天地無知”;但史臣認為,他的舉動是極度自私的行為。

  在現實中,我們應當盡量避免出現此類困境。如果出現,不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,也不能作過于簡單化、程式化的判斷,而要看到其中的復雜性,盡最大的個體責任和法律義務。

  (作者單位:南開大學文學院)

【編輯:房家梁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欧美做暖暖视频全集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乐陵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