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c6a4e"><center id="c6a4e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c6a4e"><small id="c6a4e"></small></rt>
分享到:

杜甫與蜀中草堂

杜甫與蜀中草堂

2020年06月03日 16:32 來源:北京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前段時間,唐代大詩人杜甫再一次“爆紅海外”,英國BBC的一部關于杜甫的紀錄片《杜甫:中國最偉大的詩人》,讓全世界居家抗“疫”的人們,認識了杜甫偉大的一生。通過紀錄片,杜甫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的寬廣胸懷,給飽受疫情焦慮的人們以共鳴。國外還有網友下了這樣的評語:“為治愈我們破碎的世界,團結一致,請讀杜甫的詩,這對世界是有好處的。”

  翻看杜甫的一生,追尋他走過的足跡,會給人們很多啟迪。杜甫一生顛沛流離,飽嘗人間的風霜和苦難。在他58歲的生命歷程中,他把最重要的歲月留在了西南。從759年末來成都,并于760年春在成都建起草堂,到768年受其弟杜觀之邀暫住江陵,杜甫在蜀中度過了八年時間。在這八年中,成都草堂里的歲月,又是杜甫生命中安穩寧靜的時光。他在成都草堂斷斷續續住了四年左右,卻留下了240余首不朽的詩篇。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(其中就有世人熟知的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詩句)正是寫于這段時期。現代詩人、著名學者馮至這樣評價草堂:“在人們提到杜甫時,盡可以忽略了杜甫的生地和死地,卻總忘不了成都的草堂。”

  杜甫面對困境的豁達,也讓疫情期宅家的人們有很多感慨。

  同樣,因為杜甫詩歌的魅力,在他去世后,一代又一代的詩人將他的草堂視作“圣地”,他在成都的草堂,穿越數千年的時光最終得以保留。盡管如今的草堂,已不是杜甫原來住過的那個草堂,但通過他的不朽詩篇,人們仍然能夠觸摸到詩人當年在草堂的生活細節。

  在成都“眾籌”置辦草堂

  杜甫(712-770),字子美,祖籍襄陽,生于河南鞏縣。由于他在長安時一度住在城南少陵附近,自稱少陵野老,在成都時被推薦為節度參謀、檢校工部員外郎,后世又稱他為杜少陵、杜工部。

  杜甫系出名門,生長在“奉儒守官”的家庭中,祖父杜審言是當時著名的詩人,父親杜閑做過兗州司馬、奉天縣令。可以說在這樣的環境下,杜甫從小就有不一樣的眼界,也打下了堅實的文學基礎。杜甫還是幼童時,便在河南郾城看過公孫大娘跳劍器舞;十四五歲時,已經有詩名的杜甫來到洛陽,經人引薦,成為岐王李范的座上賓……如果按照這樣的軌跡,杜甫的仕途之路將無比矚目。可惜的是,杜甫沒有繼承做官的細胞,也不具備為商的能力,國運的衰落(安史之亂)加上自己的悲天憫人的性格,最終使得他成為一個憂國憂民且窮困潦倒的詩人。

  杜甫成年后的經歷可以分為四個時期:一、玄宗開元十九年至天寶四年的漫游時期(731-745),此時的杜甫意氣風發,充滿朝氣,盡管735年第一次考進士不中,但仍掩蓋不住自己的雄心,在到父親杜閑所在的兗州游玩時,寫下了氣度雄偉的《望岳》,在這一時期,他與李白、高適結為至交;

  二、天寶五年至天寶十四年(746-755),這一時期,杜甫困居長安,只為博得功名,然而,此時的玄宗,任用李林甫、楊國忠為相,使得大批正直之士無法展現才華,直到安史之亂前的一個月,困居長安達10年之久的杜甫才獲得一個小小的參軍之職,也正是在這一時期,杜甫的詩風轉向現實主義,將目光放在普通人身上; 三、唐肅宗在位期間短暫的仕途時期(756-759),此時的唐王朝經受戰爭的創傷,滿目瘡痍,杜甫先是被唐肅宗授予左拾遺之職(諫官,類似監察部門),后因直言進諫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(華州為今陜西華縣,司功參軍為掌官員、考課、祭祀等職責的小官),杜甫本人在灰心之余,最終辭去官職,斷絕了仕途之念,他開始了從華州到秦州(甘肅天水),從秦州再到同谷(甘肅成縣),再從同谷到成都的流浪之路,在這一路奔波中,杜甫攜家人老小翻越崇山峻嶺,遍嘗人間疾苦;

  四、肅宗上元元年至代宗大歷五年的漂泊西南時期(760-770),在西南一帶,杜甫迎來了生命中少有的安定,數十年的世事滄桑,令詩人文思泉涌,寫下了眾多經典詩篇。

  從以上的經歷可以看出,杜甫這一生充滿了曲折。在長安居住10年,杜甫因為沒有官職,生活比較拮據,居無定所,生活尚且勉強維持,根本沒有余錢添置房屋。杜甫辭官之后生活更是困窘,在從同谷到成都的路上,因家中無食,年近50歲的杜甫甚至只得到山里撿橡栗以維持生計(“有客有客字子美,白頭亂發垂過耳。歲拾橡栗隨狙公,天寒日暮山谷里”《同谷七歌》)。

  唐肅宗乾元二年(759)歲末,杜甫來到成都,住在西郊浣花溪一座寺廟里。優美的風景深深地吸引了詩人。他這樣寫道,“浣花溪水水西頭,主人為卜林塘幽”。在寺里沒有住上多久,他就尋思自己蓋一間草房,希望得到一個棲身之所。唐肅宗上元元年(760)春,杜甫在浣花溪畔找到了一塊荒地,并籌劃建草堂。他先是開辟了一畝大的地方,在一株大樹下建了一間茅屋,有了后來草堂的雛形。盡管是幾間茅草房,對于生活貧困的杜甫來說,亦并非易事。那么,杜甫是如何建起草堂的呢?

  按照杜甫當時的情況,想蓋房,如同夢想。但是好在杜甫有眾多熱情襄助的朋友,比如,高適、嚴武都在朝中做官,杜甫才能實現蓋草堂的夢想。

  除了這些舊友,唐肅宗上元元年(760)春,杜甫修建草堂時,他表弟王十五出成都城看望他,送來蓋房資金,杜甫寫詩記載了當時的情景:“憂我營茅棟,攜錢過野橋。他鄉唯表弟,還往莫辭遙”(《王十五司馬弟出郭相訪遺營草堂貲》)。

  作為當時頗有聲望的大詩人,杜甫的名聲還是換來了不少幫助。杜甫一方面通過友人籌集資金,營建草堂,一方面寫詩向各處朋友覓求樹苗。他這一時期的詩文,就如實地記載了建草堂的過程。比如,他向蕭實請求春天前把100根桃樹苗送到浣花村,“奉乞桃栽一百根,春前為送浣花村”(《蕭八明府實處覓桃栽》);綿竹產于漢州綿竹縣的紫巖山,杜甫向曾做過綿竹令的韋續索取綿竹縣的綿竹,“華軒藹藹他年到,綿竹亭亭出縣高。江上舍前無此物,幸分蒼翠拂波濤”(《從韋二明府續處覓綿竹》);他向何邕要過蜀中的榿樹苗,他還走過石筍街,到果園坊向園主徐卿索求果木苗,“草堂少花今欲栽,不問綠李與黃梅”(《詣徐卿覓果栽》);他向韋班要松樹苗,“落落出群非櫸柳,青青不朽豈楊梅。欲存老蓋千年意,為覓霜根數寸栽”(《憑韋少府班覓松樹子栽》)。

  經過兩三個月的建設,760年的暮春時節,草堂落成。“背郭堂成蔭白茅,緣將路熟俯青郊。榿林礙日吟風葉,籠竹和煙滴露梢”(《堂成》)。根據杜甫眾多詩作的描述,人們可以大概知道草堂四周的景物:草堂背向成都城,位于百花潭北面(“萬里橋西宅,百花潭北莊”),在萬里橋及浣花溪西面(“萬里橋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滄浪”),臨近錦江(“結廬錦水邊”),西北可以望見山巔終年積雪的西嶺(“窗含西嶺千秋雪”)。

  “故人供祿米,鄰舍與園蔬”(《酬高使君相贈》)。就這樣,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,杜甫的草堂生活開始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草堂建成一年后,即上元二年(761)12月,嚴武被任為成都府尹兼御史大夫,率軍抵御吐蕃對唐室的進攻。嚴武的到來,為杜甫提供了更多物質和精神上的幫助。762年7月,嚴武被召回京,但此時,杜甫的另一位好友高適代成都尹,這也給草堂帶來了些許歡鬧。

  “著名鄰居”黃四娘

  草堂在當時成都的郊區,人煙稀少,附近只住著八九戶人家,生活雖有不便,卻符合杜甫不入世俗,不媚潮流的心境。有趣的是,為了營生,杜甫還在草堂前開辟了一片藥圃,他美其名曰“藥國”。他在田地里種植有丁香、梔子、決明等草藥,有時他也翻山越嶺上山采草藥。比如,他就有“編蓬石成東,采藥山北谷”,“移船先主廟,洗藥浣花溪”等詩句。

  杜甫忙得不亦樂乎,在他辛勤的勞作下,草堂向四周擴展,茅屋旁有向外眺望的水欄,堂前栽種四棵心愛的小松,堂內還置有烏皮幾(杜甫用“烏羔皮”裹飾的小案幾)。

  成都草堂的面積開始并不大,只有一畝地。杜甫在《寄題江外草堂》詩中說得很明白:“誅茅初一畝,廣地方連延”。隨著草堂不斷的修建,占地面積不斷擴大,種植桃樹后,草堂由一畝增至五畝;桃林建成后,又營建了竹林、榿林,杜甫在《憑何邕覓榿林栽》詩中說:“飽聞榿木三年大,與致溪邊十畝陰”。也就是榿木林占地有十畝之大。那么竹林又占地多大?有一頃。杜甫在《杜鵑》詩中說:“我昔游錦城,結廬錦水邊。有竹一頃余,喬木上參天。”

  兩年的工夫,在清澈的溪邊建筑起錯落有致的亭臺,雖然簡樸,卻已初具規模。這讓杜甫感到欣慰,顛沛流離若干年,終于在成都有了一處屬于自己的房屋,一個生活的空間,一家人可以歡聚一堂,雖然生活艱苦,但也其樂融融。

  草堂周圍是田園風光,景色優美,生態環境非常好,杜甫非常喜歡這里的時光。“楊柳枝枝弱,枇杷對對香。鸕鶿西日照,曬翅滿魚梁”(《田舍》);清澈的浣花溪水曲折蜿蜒地繞著草堂流過,夏日里的江村非常幽靜,“清江一曲抱村流,長夏江村事事幽”(《江村》);魚兒游弋,燕子翩翩,“細雨魚兒出,微風燕子斜”(《水檻遣心》之一);梁上的燕子、水中的沙鷗都自由自在,“自去自來梁上燕,相親相進水中鷗”(《江村》)。

  不僅景色優美,這里的生活也充滿意趣。草堂門前有浣花溪,這條溪流成為杜甫的樂趣所在。杜甫會帶著全家人從水檻上船出游,泛舟江上,一邊觀賞兩岸風光,一邊喝茶飲酒,他在七律《進艇》中描繪了全家泛舟江上的景象。

  杜甫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,草堂修好后,他與四周的鄰居關系非常密切。有時,熱情的農夫還會把杜甫拉進門強留喝酒,“步屧(xiè)隨春風,村村自花柳。田翁逼社日,邀我嘗春酒”(《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》);有時,有農夫會送來一大筐櫻桃:“西蜀櫻桃也自紅,野人相贈滿筠籠”(《野人送朱櫻》)。

  草堂南面和北面的兩位近鄰,他在《南鄰》中將南邊的近鄰稱為“錦里先生”,他這樣寫道:“錦里先生烏角巾,園收芋粟不全貧。慣看賓客兒童喜,得食階除鳥雀馴。”這位鄰居也非等閑之輩,“看君多道氣,從此數追隨”。北面的鄰居則是一位退休縣令,也是一位風雅之士,“明府豈辭滿,藏身方告勞。青錢買野竹,白幘岸江皋。愛酒晉山簡,能詩何水曹”(《北鄰》)。看來,這位北鄰和杜甫一樣,愛喝酒,會作詩。

  隨著《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》的廣為流傳,黃四娘也成為杜甫最著名的鄰居:“黃四娘家花滿蹊,千朵萬朵壓枝低。留連戲蝶時時舞,自在嬌鶯恰恰啼。”在草堂不遠,有一位叫黃四娘的女子,春天來臨,她的家里繁花似錦,鶯歌蝶舞,好一幅美麗畫卷。

  草堂茅屋為秋風所破

  作為當時知名的詩人,草堂自然少不了文人墨客的到訪。每次朋友來訪,令杜甫非常開心。

  當杜甫在成都建草堂的消息傳出后,蜀中文人也慕名而來。其中有一位名叫韋偃的畫家,善畫馬,他來到草堂后,在新砌的白墻上畫出兩匹馬。杜甫寫下《題壁上韋偃畫馬歌》記之:“韋侯別我有所適,知我憐君畫無敵。戲拈禿筆掃驊騮,欻見麒麟出東壁。一匹龁草一匹嘶,坐看千里當霜蹄。時危安得真致此,與人同生亦同死。”

  不過最為尷尬的還是客人來了無錢款待,只能到家中的自留地里摘上一些菜蔬,吃一頓簡陋的飯菜,僅此而已。“有客過茅宇,呼兒正葛巾。自鋤稀菜田,小摘為情親”(《有客》)。

  嚴武做成都尹時,常常帶著小隊人馬,走到郊外,來到浣花溪邊,拜訪杜甫,有時還帶著美酒佳菜肴,與杜甫歡聚;762年高適代成都尹后,高適常常帶酒到草堂拜訪杜甫,杜甫自愧沒有鮮菜招待,只好勸高適多多飲酒。

  杜甫在成都草堂,結束了流離遷徙的生活,離開了哀鴻遍野的中原,眼前出現一片田園美景,多年勞苦憂患的生活,暫時得到休息。但是,未卑未敢忘憂國的杜甫骨子里流淌著對國家的無盡憂思,他也并不曾忘記流亡失所、無處安家的人們。

  761年的八月,杜甫的草堂遭到風雨的侵襲,先是草堂屋頂的茅草被風吹落,大雨接踵而至,室內凌亂不堪。詩人長夜難眠,感慨萬千,寫下了感人至深的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:

  八月秋高風怒號,卷我屋上三重茅,茅飛渡江灑江郊。高者掛罥(juàn,纏繞)長林梢,下者飄轉沉塘坳。……布衾多年冷似鐵,嬌兒惡臥踏里裂。床頭屋漏無干處,雨腳如麻未斷絕。自經喪亂少睡眠,長夜沾濕何由徹?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,風雨不動安如山。嗚呼!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?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!

  杜甫寫的雖是數間茅屋,表現的卻是憂國憂民之情感。顛沛流離之后,好不容易蓋起了茅屋,卻被秋風所破。“布衾多年冷似鐵,嬌兒惡臥踏里裂”兩句,如果沒有窮困生活的體驗,是寫不出這樣的詩句的。成都的八月,天氣并不冷,正是由于“床頭屋漏無干處,雨腳如麻未斷絕”,所以才感到冷。這個冷,并不完全是自然狀況的“冷”,而是杜甫對社會現實的離亂感到“心灰意冷”。從眼前的處境擴展到安史之亂以來種種痛苦經歷,從風雨飄搖的茅屋擴展到戰亂頻繁。望著殘破不堪的家園,回首“長夜沾濕”的現實,又怎能入眠?正是由于憂念天下事,杜甫才有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的崇高愿望與寬廣胸襟。

  病逝于湘江船上

  唐代宗寶應元年(762)七月,嚴武應召入朝。杜甫為他送行,一直送到幾百里外的綿州(今四川綿陽)。嚴武剛離開四川,成都少尹兼御史徐知道便在成都叛變,杜甫被迫滯留在綿州,他只好寄居梓州(今四川三臺),妻子還留在成都草堂。杜甫時刻惦記著浣花溪畔的草堂。后來,叛變被撲滅,杜甫為了把家人接到梓州,他回到成都,驚喜地發現草堂在大亂中沒有遭到破壞。寶應二年(763)春,延續七八年之久的安史之亂結束。杜甫遠在梓州聽到這個消息,欣喜若狂,百感交集的他寫下了著名的詩歌: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》。

  唐代宗廣德二年(764)春,嚴武再次被任命為成都尹兼劍南節度使,杜甫也在三月回到成都。嚴武舉推薦杜甫為節度參謀、檢校工部員外郎。“杜工部”之稱也由此而來。杜甫在成都節度使幕府中住了幾個月,因為不慣于幕府生活,一再要求回到草堂,最后嚴武允許了他的請求。杜甫再次回到草堂,因為長時間無人居住,草堂已是一片荒涼。不畏艱難困苦的杜甫振作精神,開始收拾殘局。他鑿井開渠,把草堂重新打理一番,晚春初夏時節,草堂又恢復了生機。

  杜甫一生顛沛流離,在成都草堂的生活是他相對穩定的時期,留下詩作240余首,如《春夜喜雨》、《蜀相》等名篇,其中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更是千古絕唱。

  唐代宗永泰元年(765)正月,高適在長安去世;四月,嚴武突然死去。高適之死,讓杜甫傷悲;而嚴武的逝世,卻讓杜甫失去了靠山,他不得不在五月率領家人離開草堂,乘舟東下。“五載客蜀郡,一年居梓州”(《去蜀》),結束了杜甫“漂泊西南”的前半個階段。

  765年九月,杜甫一家抵達云安,因病不能前進,至次年暮春病勢減輕,才遷往夔州。杜甫一家住在山坡上用木板搭建的簡陋房屋中,用竹筒引山泉飲用,生活更為艱難。在夔州居住未滿兩年,杜甫創作十分豐富,成詩400余篇,占杜詩全部的七分之二。而此時,杜甫的身體越來越差,瘧疾、肺病、糖尿病等不斷纏繞他。

  因為夔州氣候惡劣,杜甫于大歷三年(768年,唐代宗的另一年號,永泰二年即766年改為大歷元年)正月起程出峽,三月到江陵。在江陵住了半年,移居公安數月。在此后的歲月里,杜甫居無定所,全家居住在一葉扁舟上,往來于岳陽、長沙、衡州、耒陽之間,大部分時間都在船上度過。大歷五年(770年)冬天,杜甫病逝在長沙與岳陽之間湘江上的舟船中,終年58歲。臨終前,他的絕筆長詩《風疾舟中伏枕書懷》,仍以國家為念。

  杜甫去世后,因為家貧,家人無力把他的靈柩運回祖墓安葬,只好將靈柩停厝在岳陽。43年后的唐憲宗元和八年(813年),他的孫子杜嗣業才將杜甫的遺體由岳陽移到偃師,葬于河南首陽山下杜甫祖父杜審言的墓旁,并且請詩人元稹做了一篇墓志銘。

  縱觀杜甫的一生,杜甫是不幸的,又是幸運的。他的大半生處于顛沛流離之中,但正因為他飽經風霜,飽嘗“國破”之痛苦,他的詩歌才反映了唐代安史之亂前后20年的社會全貌,這也使得他的詩篇影響了很多人,成為中國文化中的瑰寶。

  杜甫去世后,他的草堂歷經變遷得以保留。前蜀時期,詞人韋莊尋得草堂故址,此結茅為舍。北宋元豐年間(1078-1085),成都知府呂大防在草堂故址重建茅屋,立祠宇,并刻杜詩于碑上。此后草堂經過多次修繕,最終形成今日規模。杜甫一次無奈的“置業”,給他帶來了短暫的美好時光,而保留下來的草堂,也成為后人瞻仰、緬懷杜甫的絕妙去處。

  作者:黃 強

【編輯:田博群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欧美做暖暖视频全集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乐陵网